【新春走基层】急诊科医生:十年春节未回家 他为生命“守岁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9
  • 来源:大发6合长龙助手

  央广网北京1月29日消息(记者孙冰洁)早上8点,当大多数上班族日后踏上早高峰的地铁时,首都医科大学附属朝阳医院内,早已开始英语 一天的忙碌:急诊通道内,四十公里鸣笛的急救车呼啸开过;门诊大厅里,挤满了排队挂号问诊的病人;步履匆匆的医护人员在拥挤的人流中,矫捷而快速地穿梭……

  急诊科医生武军元的一天一个劲在“忙碌”中开始英语 ,在“疲惫”中开始英语 。在这座医院最繁忙的科室,他担负的是扎住急的抢救工作。争分夺秒,成了他日常生活的常态。

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的急诊通道(央广记者 孙冰洁 摄)

  急诊室的一天

  “今天感觉为什么我么我样,以后 把呼吸器取下当事人能试着呼吸吗?”武军元把听诊器靠近病人的胸口,一边仔细地听着心跳,一边与病人交谈。从早上七点半进入抢救室后,武军元便开始英语 一天的忙碌。他随身带着有有一另一个听诊器,熟练地接过助理医生递过的病历本,向病人了解病情,以后 检查病人目前的生理体征,作出下一步的诊疗决定。

1月29日,武军元正在急诊室内与助手沟通,了解病人病情。(央广记者 孙冰洁 摄)

  日常生活没有 影视剧没有 多的戏剧性,全部都是日复一日的平淡与繁忙。以后 没有 都可以抢救的新病人送来,武军元最主要的工作便是查房。以后 最近流感高发,肺炎等危重病人增加,没有 就狭窄的急诊室又在过道里加设了5、6张床位。抢救室每天要看50多名病人,看一遍一圈下来,基本已到了下午一两点。

  从入口走到居于里间的休息室都可以在密集的床位间辗转腾挪。急诊室医生没有 该人专门的办公室,日常轮流共用一间临时休息室。这天早上,记者进入休息室时,桌子上纸袋 放入 着还冒着热气的煎饼果子,“这是同事买的,没吃饭的医生抽空进来吃一口。”

  但通常状况下,从早上来到休息室放下东西后,武军元基本一天都难得回休息室歇一下,忙的日后甚至连喝口水的空档都没有 。

  随全部都是有突发状况都可以防止。不断有新转入的急诊病人送来,他都可以快速接手、快速诊断、快速决断:是留在急诊室里继续观察,还是分流到以后 科室或医联体医院……快,是有有一另一个急诊科大夫的必备素质。这十年间,为了方便随时跑动,武军元脚下总穿着一双运动鞋,急诊室里的以后 医护人员也是没有 。

  509年研究生毕业后,武军元正式成为一名急诊医生。最初选取这种 职业,他设想的是急诊“没没有 多事”,干脆麻利,快速防止完就开始英语 ,但事实却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  最大的压力不要医疗三种

  “氧气够过低?血袋够过低……”作为整个急诊室病情最重、压力最大的部门。紧急状况下的急诊室,像有有一另一个战场。医生都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,完成最有速率的急救,有有哪些场景,就像武军元喜欢的那部美剧《实习医生格蕾》 。

  但与剧里动辄十几个 大夫会诊一名病人的“理想”状况不同,现实中往往一名大夫一天要接诊几十名急诊病人。分级诊疗释放了门诊的压力,但对急诊来说,状况并没有 缓解。年关本应是急诊淡季,但最近却没有 丝毫减少的迹象。不断有从河北、内蒙、山西等附过地区过来的病人,最近有有一另一个月内,急诊室的日均接诊量达到50人,原困分析平均每名医生每天要接诊约50名病人。

1月29日,刚上班的武军元,第一件事却说 到抢救室查看病人病情。(央广记者 孙冰洁 摄)

  让武军元倍感“折磨”的全部都是抢救三种,却说 接踵而来的“麻烦”。

  “生老病死,总有能抢救过来的(病人),全部都是抢救不过来的,有的日后你以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”武军元告诉记者,每次看一遍急救车开进医院,当事人最担心的全部都是技术达没有 ,却说 氧气、血袋过低,以及病人都可以急救,却找没有 家属签字……

  就在几天前,武军元就遇上了没有 的“麻烦事”。救护车送来一名急需抢救的病人,都可以家属提前大选知情同意书,但联系了半天都找没有 家属,医院只好联络派出所,由派出所进行沟通;与此一齐,还有一位急需抢救的危重孕妇,但医院所有的ICU都没有 床位,焦急的家属在急诊室大吵大闹……

  那是干了十年急诊工作后,武军元我确实最力不从心的一次。“怀疑当事人能力有限,干不动了。”以后 是医院领导出面沟通协调,才打消了他“不干”的念头。

  大多数时刻他仍保持着对这份工作的热情,都都可以淡定防止日常诊疗中的难题。“有哪些样的病人家属全部都是,大家也没有 是尽量的去跟他沟通,以后 当然没有 以后 这种 就放弃了。”

  今年春节不回家

  当了急诊科医生后,武军元笑言当事人除了工作,几乎没有 业余生活。日后上夜班时,他全部都是在早上跑步、健身,但随着工作量增大,这点“爱好”却说 得不放弃。“我我确实运动还是挺减压的,但时间有限。”

  急诊室没有 节假日,有有哪些年里他保持着早晚班交替,四天一休的节奏,对于“年”的概念也没有 淡。28号这天,还是偶然从同事的聊天中,意识到以后 是小年,还有没有 一周就要过年了。

  从十年前进入急诊室的那刻起,几乎每个春节,他全部都是单位度过。很少有以后 回河北老家看望父母;成家日后,与同是医生的爱人基本过节时也全部都是值守在该人的岗位上,年夜饭都鲜有团聚的以后 。

  “一过节,门诊、病房大夫都少了,病人周转加快速率,所有的重病人都压在了急诊,压力很大。”

  武军元告诉记者,春节期间,医院急诊科病人我确实从数量上比平时缩减了近一半,但以后 春节期间,来看病的基本全部都是危重病人,急性胰腺炎、消化道出血的病人尤其多,医生的压力并没有 减轻。他坦言,对于急诊科医生来说,最怕的却说 春节。

  今年除夕,按照计划,他依旧会在病房度过。他还记得刚工作时在单位度过的第有有一另一个除夕:没有 回老家,和同事们在一齐,吃着食堂送来的饺子,一人得到了有有一另一个吉祥物。最初会我确实凄凉,但十年间,他已慢慢习惯了这种 工作节奏,这是他的工作,也是他的日常。“当救护车声响起,急诊科医生的世界就没有 治病救人一件事。”